2017年3月25日 星期六

幻之名機蒞臨 - Nagra T Audio

Nagra T Audio with Robot face and teeth.....
        日本人喜歡用"夢幻".  對這台難得一見的T Audio倒也是名符其實.  一是因為當時T Audio的數量稀少, 用得起的人有限; 二是Nagra精緻的瑞士工藝在T Audio上展現無遺.  許多人對Nagra小巧的IV-S愛不釋手, 但如果看到或是摸到T Audio, 肯定會更為驚艷!  說到性能規格, T Audio或許難說是世界第一, 因為在專業領域的大家中, 旗艦強者比比皆是, 各有強項.  但如果要說歷史上最細緻精工的盤帶機, 我想T Audio說是第二, 可能沒有人敢稱第一了.
Smile face..... 
Robot face with Sunglass.....
        Nagra T Audio的前身是T Instrument (簡稱TI).  據說當時TI的開發是因應NASA要求所打造, 應用於航太軍事領域的訊號記錄之用.  也因此T系列的transport的Wow & flutter規格, 以及功能的彈性, 不是一般商用機台可以比擬.  在TI之後, Nagra才加入Audio的線路, 於焉T Audio就此誕生.
Nagra TA vs Old School Masters
        T transport的強大可以從幾個特徵得見, 一是可以支援到12"盤的盤帶機, 大概T Audio可說是最小的(同級的只有Stellavox TD-9, Lyrec Frida).  二是Two capstan motors的設計, 加上其間tape tension sensor的精準監測, 讓磁帶在磁頭上有最穩定的運行.  三是全bearing的tape path設計, 讓磁帶的損耗最低(這個部分在我使用的幾天中, 發現和Studer A80不相上下).  四是速度可以支援3.75-30ips四速.  T transport雖然不大, 但功能上足可以與Studer A820/816比肩.
Master Nagra
Complicate keyboard.....shame....I only use few keys....
        聲音上, T Audio絕對可以與其他世界各大強權一較高下, 我的Studer A80R雖然已經有高手加持, 但在解析度, 真實度以及中高音的openness上仍然不敵T Audio!  不愧夢幻之名.

2017年3月21日 星期二

Master copies of Wilhelm Furtwangler's Recording - Once a lifetime opportunity

Ode to Joy, 15ips/2T master copy of Furtwangler/PO in 1954 Lucerne Festival
       一生不會有太多如此的機遇以及運氣.  例如你可以接觸以及擁有轉拷自production master的Furtwangler錄音母帶.  錄音無上的魅力也在於此....因為它可以突破時空的限制, 讓你回到當時的"現場".  而這些母帶級的紀錄就是最近的距離.
Bruckner Sym 8 (1954 Live)
Cetra transfer of Bruckner Sym 8
        以下是我收藏到的福老母帶錄音:
        JS Bach Mathew Passions VPO (1954)
        Bartok Violin Concerto No.2 Menuhin, PO (1953)
        Beethoven Symphony No.1 VPO (1952)
        Beethoven Symphony No.3 VPO (1952)
        Beethoven Symphony No.5 VPO (1954)
        Beethoven Symphony No.7 VPO (1950)
        Beethoven Symphony No.9 PO (1954, Lucerne Festival)
        Beethoven Violin Concerto Menuhin PO (1953)
        Bruckner Symphony No.8 VPO (1954)
        Haydn Symphony No.88 BPO (1952)
        Mendelssohn Violin Concerto Menuhin BPO (1953)
        Schubert Symphony No.9 BPO (1951)
        Weber Freischutz VPO (1954)
        Wagner Tristan und Isolde PO (1952)

2017年2月6日 星期一

You are not alone, Revox......New Tonbandmaschine M 063 by Ballfinger

New tonbandmaschine M 063
Shiny Silver.....
        WOW!  New RTR by Ballfinger Germany.  Heard it costs 25k+ euro..........It must be very good to compete with old vintage army of Studer/TFK/Ampex/Nagra/.... from last century.

2017年2月4日 星期六

母帶誌 - Columbia/Epic母帶聆聽記; Master Copies of Early Columbia/Epic Era

Rare "safety copy" from Melodyia Archive
        (一) 1957年,本已經退休的Bruno Walter此時已經81歲。但Columbia説服他,並讓Walter全權挑選Columbia Symphony Orchestra的成員,企劃用最好的樂團和最新的立體聲技術再次記錄大師的指揮藝術。這不可不說是錄音史上的一個重要里程碑。


        而二十世紀五大指揮巨人能在立體聲時代留下記錄的,就只有Klemperer,Walter和Kleiber。而且Kleiber只有一套-1955年的費加洛婚禮! 對愛樂者最幸運的是,Klemperer和Walter,前者有EMI/philharmonic,後者就是CBS/Columbia為我們留下珍貴的立體聲記錄!
更幸運的是我可以收藏到Walter/Columbia的Dvorak 8-9/Mozart 38-41/Brahms 1-4/Bruckner 4-7-9以及一些協奏曲的工作母帶的拷貝!




        CBS早期立體聲錄音的成就在主流媒體上似乎被當時的RCA/Mercury所掩蓋,但是其實由母帶角度來看,當時的CBS的錄音水準絕對不在其他品牌之下,甚至在自然豐厚程度上更勝Mercury/RCA。 Walter晚年圓熟的演譯和Columbia SO超一流的演奏,更是立下了,不論是在藝術上或是錄音上,難以超越的里程碑!
        可惜的是沒有收到他的Beethoven,尤其是六號。不過世事難完滿!
Rare "safety copy" from Melodyia Archive
        (二) 大年初一來聽貝多芬第三號英雄交響曲,精神抖擻一下是個不錯的想法。
        談到最被低估的貝三錄音和指揮大師時,匈牙利出身的Szell大概是跑不掉的其中一位。戰後偏安美國的他似乎際遇也不太順利,雖然他一手將Cleveland Orchestra提升到當時的美國五大樂團之列,一臉嚴肅的塞爾在唱片市場上似乎吃不太開。在CBS眾星雲集之中,如Walter/Ormandy,以及後起之秀的Bernstein,當時既有的強權NYPO/Philadelphia/Columbia等,Szell/Cleveland也只能屈身在CBS的副牌Epic之中。

        不過Epic/Szell早期古典錄音早是資深愛樂者默默收藏的標地。而物以稀為貴的英國Columbia SAX的Szell錄音版本早已經是水漲船高!從母帶的角度來看,這次收藏到,1957年錄音的貝多芬第三非常驚人!能量之強悍絶不在其他品牌之下。但有趣的是Epic錄音的平衡和口味和當時的CBS Walter/Columbia卻是有相當大的不同! 但這方面錄音的資訊很少。或許可能的原因之一是CBS錄音工程的資源有大小之分,二是錄音場地的不同。第三可能這是Szell喜歡的聲音。



        提到Szell當然不能不提到他在德奧古典和浪漫樂派作品的經典詮釋。Szell貝三的陽剛可說是與Toscanini不遑多讓,Cleveland的水準也可以比美NBC。所以這個Szell 1957的貝三絶對是值得收藏的版本!也是展現當時CBS/Epic錄音水準的測試片之一。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Szell因為早年與Richard Strauss亦師亦友的關係,可説是Strauss作品演譯的嫡系傳人。
Young Glen Gould in recording!  I have his mono Goldberg and three parts inventions
        當然, Columbia陣容絕對不是只有Walter和Szell.  Ormandy優美的費城之聲, 以及年輕Bernstein的紐約之聲....還有很多!  但Columbia/Epic的錄音方式, 比起RCA/Mercury來說, 很少被介紹到.  另外一個原因是早期愛樂者只能透過唱片去認識這幾家大廠的錄音成就, 但很難避免掉刻片的影響.  但是平心而論, Columbia的錄音成就, 絕對可以與RCA/Mercury分庭抗禮!
More to come!

2017年2月2日 星期四

母帶誌 - ORF Broadcast Master (II)

7.5ips Broadcast Master of Mahler Sym 9 by Bernstein/BPO in 1979
        Four ORF live masters of Mahler symphony 9 - 1975 Giulini/VSO, 1976 Kubelik/BRSO, 1979 Bernstein/BPO and 1982 Karajan/BPO!
15ips ORF Master of Mahler Sym 9 by Karajan/BPO in 1982 (I)
15ips ORF Master of Mahler Sym 9 by Karajan/BPO in 1982 (II) 
15ips ORF Master of Mahler Sym 9 by Karajan/BPO in 1982 (III) 
15ips ORF Masters of Mahler 9 by Giulini/VSO in 1975
15ips ORF Master of Mahler Sym 9 by Kubelik/BRSO in 1976 
15ips ORF Master of Mahler Sym 9 by Kubelik/BRSO in 1976
15ips ORF Master of Mahler Sym 9 by Kubelik/BRSO in 1976
        說到馬勒第九, Bernstein和Karajan這大西洋兩岸的兩大山頭還有一段小故事.  這個傳言是, Karajan是受到1979年Bernstein指揮他的子弟兵"柏林愛樂"的馬勒第九演奏的刺激下, 才進行這個他從沒有公開演出過的馬勒第九號的錄音.  而且錄了兩次!  不管這是否是真的, 這個Bernstein在陰錯陽差下得以指揮BPO演出的馬九, 如果真的可以刺激了Karajan, 因而"再接再厲"的留下兩次馬九的錄音, 對我們愛樂者都是件"陰錯陽差"的美事ㄚ!  Giulini 1975以及Kubelik 1976也都是珍貴的紀錄!
        這批幸運標得的ORF Broadcast Masters都來自一位美國的收藏家, 當時共有超過兩千捲的母帶在eBay上拍賣。我標到的幾箱大部分是Mozart/Bruckner/Mahler的錄音。其實只是老人家收藏中的九牛一毛。(不知道有沒有人也標到這一批的部份?我們可以互相交流) 可惜我當時不夠大膽.......買得太少了.

2017年1月31日 星期二

母帶誌 - ORF Broadcast Master (I)

ORF 15ips Master - Mahler Sym 9 by Kubelik in 1976 on Old BASF tape
        Part of my ORF broadcast Masters collected from USA!  How lucky I am!
        *ORF = Österreichischer Rundfunk = Austr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They are really music treasures and live recording from Salzburg Festival, Vienna Festivals and many many great live performance from 1st tier artists and Orchestras........I hope you can let me know if you have ORF tapes (or other broadcasting masters) since we can exchange our collection!









難得一見的刻片系統 - Studer A80 VU Preview Master + Neumann VMS70

Neumann VMS70 Cutting System
        某日得好友相邀, 齊上陽明山的前美軍俱樂部(目前已經被改為Brick Yard 33 1/3)一探這對黑膠友來說, 可說是"夢幻"的刻片系統.
        因為對我們這一代的愛樂發燒友來說, 刻片一直是一個黑盒子, 只能從許多的文章中想像我們所珍惜的黑膠唱片是如何的被生產出來.  而經由工作人員的解說, 才知道Brick Yard展示的這一套刻片系統, 原來是早期台灣的第一錄音室的工作機!  在類比時代裡, 由於母源的錄音是保存在磁帶之上, 所以一套完整的刻片系統就至少會包含一台母帶機以及刻片機.
        這裡看到的, 就是當時最頂級的Studer A80 VU做為工作母帶的播放機, 以及1970年生產的Neumann VMS70.  台灣這個寶島裡, 真的是臥虎藏龍!







Studer A80 VU Preview Master



台灣早期類比工業的推手 葉先生